回复 1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江湖淫侠传 第一章 (一)[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江湖淫侠传
第一章 无忧徒去终归静,伟阳功成初下山

诗云:
巫山云雨本极乐,续嗣延宗亦物则。
莫言万恶淫为首,阳物惩奸义自得。

话说北宋年间,峨眉山上有个名叫阴阳观的道观,观中只有一师一徒二人。为师的是个女道士,道号无忧子,生的气度脱俗,容貌净好,眼看只有二十岁上下,却自称已过了不惑之年。
为徒的是个身材高大,气宇不凡的少年,道号伟阳子。只因此子还是个婴儿时,阳物便比平常孩子大得多,而且在五岁的时候就能射出精液。
无忧子发现徒儿这些奇异之处后,知道此子是百年不可一见的武学奇才,便决定将自己毕生的武艺绝学全部传授与他。伟阳子也是天资聪慧,一学即通。无论内功心法还是兵器招式,都尽得师傅真传。
而无忧子对徒儿还有个秘术相传。
她从伟阳子能射精时开始,便每逢月圆之夜、阴阳交隔之时,和徒儿一起沐浴后,二人赤身裸体地躺在观中庭院的一个雕刻着巨大太极图案的巨石上,依照阴阳鱼的形状首尾交缠在一起,并在彼此身体形成的圆圈中间点上一柱香。无忧子命令徒儿用嘴吸住自己的阴门,而自己则含住徒儿的阳具,然后运用内力,将自己的真气从阴门涌出,徒儿则将真气用嘴吸入体内,然后无忧子再将真气从徒儿的阳具中吸入自己体内,如此循环往复。
这过程中,二人阴阳门户难免情欲高涨,无忧子不自禁的会用双腿夹住伟阳子的头,然后用阴门去夹吸徒弟的舌头,而徒弟也忍不住会耸动下体,将一根肉棒在师傅的丹唇间抽送。二人身体在清凉的院中却变得越来越炽热,并一起发出欢畅的呻吟声。最后当一柱香燃尽之际,无忧子身体一阵颤抖,阴穴中会猛地喷出一股清香异常的体液,而伟阳子则欢喜的一饮而尽。但当伟阳子的阳具剧烈抖动,伴随着哼叫也要一泻千里之际,无忧子却迅速将他阳具上的穴位点住,然后揉捏拖拉他的阴囊,将呼之欲出的阳精导引回去。之后二人才筋疲力竭地分开。
无忧子告诉徒儿,这叫阴阳贮精术,是自己的师傅逍遥子传授与她的独门绝学。常年练习此功,能让男人阳精无穷,让女人永葆青春。她的容貌正是因此不显衰老。这可称得上所有武学中最上乘的内功。
而当内功练完,无忧子会继续传授他各种御女术。她教导徒儿,和女人交合,如果得其要义,则是天地间的极乐之境,如果误入邪门,则会堕入炼狱死门。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正义之门,就是运用自己的天生神物,去世上主持正义。无忧子让徒儿用自己巨大的阳具作为武器,经过日积月累的训练,其物威力可比刀枪剑戟。
当伟阳子将要成年之际,一日师徒二人练阴阳贮精术时,真气将伟阳子任督二脉冲开,于是功力大涨。
过了几日正逢伟阳子二八生辰,无忧子特意为他做了些瓜果佳肴,二人欢欢喜喜的吃过饭,无忧子将徒儿叫到跟前语重心长地吩咐道:“徒儿,你自今日起就是个真正的男人了,为师是该告诉你你的生事了。”
“师父,您终于肯告知徒儿了吗?”伟阳子欣喜若狂。
“是啊,为师之所以这么晚告诉你,是怕你少年意气,做出鲁莽之事,今日你既成年,又功力大成,是该告诉你了。”
“十六年前,为师云游江南,路遇一户人家想借宿一晚,结果进了门发现一家四口横七竖八的倒在屋里,一妪一叟和一个壮年男人躺在地上,身中数刀,鲜血横流,而一个女子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遍体都是被人打的手掌印,以及被人从乳房里挤出的乳汁,下身阴部极为不堪,阴毛湿漉漉的纠结着,中间的阴户红肿,阴穴中有汩汩鲜血夹杂着一股浓稠的白色精液流出,而她双目圆睁,眼神看似带着绝望。她脖子处一道深深的伤口,而手里握着一把匕首,显然是被人强暴后不堪屈辱自杀而死。而她怀里却有个婴儿在咿咿呀呀的哭泣。唉,只可惜为师晚到了一步,不知是哪个歹人害了这一家人,而且手法如此歹毒,为师年少时也曾被一个淫魔欺辱,所以同病相怜,誓要将那个婴儿养大,让他亲手替自己家人报仇。”
“那婴儿…那婴儿就是我?”伟阳子愤怒又悲伤地问。无忧子点了点头。
“混账,真是混账,我一定要杀了这个禽兽,替我一家四口报仇!”
“是,你是该替他们报仇,可是遗憾的是,我在当日现场,没能找到任何能查明凶手身份的东西。唯有一点线索,就是你母亲身上的掌印少了一根右手无名指。”
“无名指?您是说凶手没有右手无名指?”伟阳子激动的问。
“是的。”
“师傅,我知道了,那人就算在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他!”伟阳子一拳砸在地上说。
“好吧,那你我师徒自今天起就天各一方了,记住,你的阳物是稀世神器,你要用他为大众苍生主持正义,切不可走上骄奢淫逸的恶途。”
伟阳子听了,撩起道袍衣襟,将那条又长又粗的阳具握在手中,对着师傅发誓道:“我伟阳子要是敢用此物做出一件伤天害理之事,定当亲手切之,此誓天地可鉴。”
“嗯,很好。”无忧子满意的说。然后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握住那根被她精心养大的神器,细致的观察起来。
只见那阳具从一簇浓密的阴毛间生长出来,尚未勃起时已盈尺有余,粗若自己的手臂。因常年练功而显出深褐色的粗糙包皮交织着粗大突兀的血管,能明显感到那血管里剧烈的跳动,让人感觉那就像是一条沉睡着的凶猛活物。而一个硕大的暗红色蘑菇壮的龟头从皮囊的末端探了出来,龟头边沿是一圈如舌苔一样的棱刺,摸起来如细砂粒一样有些扎手。龟头的顶端是一个细细的小缝,无忧子用一只手握住龟头,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拨开小缝,露出里面两个粉嫩嫩的小眼。伟阳子不禁爽快的倒吸一口凉气,身体打了个寒颤。无忧子娇羞地噗嗤一笑,然后继续欣赏那根已经有些变大变硬的肉棒。她紧紧握住包裹肉棒的皮囊,从下到上撸动起来,那手感柔软的恰到好处。随着她的撸动,阳具根部垂着的一对鸡蛋大小的阴囊也一起摆动起来。那里布满褶皱的皮囊神奇的将两颗沉甸甸的鸡蛋拉起又垂下,无忧子知道那里面是徒儿最美妙的精华。
“徒儿,为师平日教你御女之术,却从未让你真正破身。如今你要下山,以后定要用它行侠仗义。遇见恶人,要用它鞭笞抽打,遇见善人需要救助时,你要射出你这宝囊中的精华。你的精华是汲取天地日月之精而成,敷在伤口能瞬间愈合,饮入口中能医治百病。但你如今功力深厚,一般女子无法让你泄身。来,为师再教你自由掌控精门之法。”
“太好了,谢谢师傅。”伟阳子开心地说。
无忧子也扯开道袍,脱去裤子,在床上躺下,分开修长白皙的双腿,将自己美妙的阴户展示给徒儿。“来,你的东西太过粗大,无法直入。先帮为师舔弄一番,为师也帮你勃起。”
“遵命。”于是伟阳子也上了床,双腿骑跨在师傅的脑袋两边,然后俯下身,轻车熟路地将嘴贴在师傅那粉嫩的阴户上吸吮起来。只听师傅一声娇哼,然后握住自己的阳具送入口中。伟阳子以为师傅会像往常一样从阴门吐出真气,再从自己的阳具马眼吸出,可这一次,师傅突然在他阳具上的穴位一点,然后一边快速撸动包皮,一边用嘴快速的啜吸起阳具来,瞬间一阵快感由阳具传遍全身,他本来软绵绵的肉棒居然一下就硬如坚铁。
“啊~师傅,好爽快,徒儿受不了。”伟阳子一声大叫,可师傅却不理会他,愈加猛烈的吸吮起来,她将舌尖探入他的马眼中挑弄起来。”
“啊~师傅快住手,徒儿要尿尿了。”伟阳子只觉自己阳具中热流涌动,直冲马眼。想从师傅口中抽出阳具,却酥软的毫无力气。
“啊~不好,出来了~”他紧咬牙关,不想将秽物射入师傅的口中,可是为时已晚,一股热流已经流了出来。
“啊,好好吃的爱液啊。”只听师傅喉咙咕哝一声,然后她兴奋地说,“好徒儿,那不是尿,是你的爱液。”
“爱液?是精华吗?”
“不是,射出爱液说明你的阳具已经进入最兴奋的状态了,而你的精华要用我的阴穴才能引出。”师傅说完在他屁股上拍了拍又说:“徒儿,是时候了。”
伟阳子领会了师傅的意思,起身面向师傅跪着,师傅又一次抓住了他硬得像铁枪一样的阳具,将涨得通红的龟头在她的阴唇上摩擦了几下,龟头瞬间沾满师傅阴穴里流出的滑腻腻的爱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