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2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江湖淫侠传 第一章 (二)[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咕叽~只见师傅耸动自己的腰肢,居然一下用阴穴将比她那里粗大得多的龟头给含了进去。
“啊~好舒服。”师傅发出了一声欢快的叫声。伟阳子也舒服的应和了一声。
“好徒儿,快抽送你的阳具。”师傅用从未有过的带着央求的语气说。
“遵命。”伟阳子快速抽送起来,虽然他吸舔过无数次师傅的阴穴,师傅也吸舔过无数次他的阳具。但这是第一次将自己的阳具插入师傅的阴穴。那里本是紧紧闭合的一条粉嫩的小缝,可此时却能包裹住自己那根比师傅手腕还要粗的阳具。他感到师傅阴穴深处的肉壁上满是肉棱,那些肉棱在快速地蠕动,肉棱间布满了滑腻腻的爱液,很好地润滑着彼此的性器。发出噗呲咕叽的天籁般的声音。
“深一点,好徒儿插深一点。”师傅又央求道。
伟阳子一挺下身,大半根阳具深深没入紧致的阴穴中。“啊~”师傅发出一声惨叫。
“对不起师傅。”伟阳子以为自己弄疼了师傅,想要拔出阳具。可师傅却用双腿用力钳住自己的腰,然后主动地将阳具又吞进去大半。
“啊~天哪,好舒服~啊~好徒儿~”师傅的叫声不绝于耳。伟阳子配合着师傅双腿的节奏,由慢而快地抽送起来。他感到每次插到最深处,那里有个小嘴,会吸住自己的龟头,而自己的马眼会流出滚烫的爱液,爱液又会被肉棒和肉穴挤弄,伴随着动听的水声被他的带着楞刺的龟头给抽送出来,变成乳白的东西。不一会儿,他的肉棒和师傅的阴户下面已经积攒了一摊豆腐一样的东西。
“徒儿,就是现在,射给师傅吧,把你第一次的精液全都射进师傅的小穴里吧。”师傅突然极其快速的扭动腰肢,她的阴穴里面的肉壁也更加快速的蠕动起来,最深处的那个小嘴死死地顶住他的马眼,一张一合地好像在拼命地吮吸着什么。
“啊~师傅,我不行了,我要来了。”终于伟阳子感觉一股强烈的液体从他的阴囊里面流进了阳具中,但却卡在阳具根部的一处门户那里。“啊~出来了~”他的那个门户在剧烈的抽搐,那股热流想要冲破那道关卡却又迟迟冲不破。
“快一点,徒儿再快一点,啊~”
“啊~”伟阳子感觉那道关卡终于一下打开,那股滚烫的热流闪电般流过自己肉棒中一个长长的管道,从马眼里猛烈的喷涌而出,他的身体不停地抖动着,那道关卡一开一合,一股一股的热流不停地喷射在师傅阴穴深处的小嘴上,他的抖动由强到弱,滚烫的精华从龟头往外溢出着,渐渐地阳具终于偃旗息鼓了。
他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骨头都消失了,只剩下一摊软软的肉体,他重重地向师傅的身体压了下去,他和师傅的皮肤上满是汗水。两个人耳鬓厮磨,互相倾听者彼此粗重的喘息。师傅的阴穴还在剧烈的蠕动,似乎在把自己阳具射出的精华在一点点吸入体内。不知过了多久,那里终于平静下来了。
“徒儿,舒服吗?”师傅用一种娇媚甜美的声调说。
“嗯,太舒服,太美妙了,师傅,这就是你说的极乐之境吗?”
“是的,这就是极乐之境。”
“太美妙了,我以后要天天和师傅登上极乐之境。”
正在伟阳子得意之时,身下娇柔美丽的师傅却猛地讲他从身上推开,坐起了身子。他那根软绵绵的肉棒一下从师傅美妙的阴穴中滑了出来,顺带着一股浓稠的白色液体一涌而出。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伟阳子的脸上。
“师傅,您?”伟阳子看着刚才温柔无限的师傅突然变得异常愤怒,他显出一脸迷惑和惊恐。
“孽徒,你永远记住这句话:因爱而交登极乐,淫念而交入死门。”
“师傅,我没有淫念啊!”伟阳子委屈地说。
“哼,你说天天要和我交合,这正是堕入淫念的死门。你给我好好参悟吧”。说完,无忧子披上道袍,摔门而出。
“因爱而交登极乐,淫念而交入死门。因爱…”伟阳子捂着火辣辣的脸,反复地吟诵着那句话,良久过后,他突然大喜地边往外跑边喊到:“我领悟了,师父,我领悟了!”
当他出了房门看到师傅正在井边打水擦洗下身,“师父,我领悟了。”他跑过去说。
“领悟什么了?”无忧子并不看他,仍然自顾自地擦着胯下的黏液。
“师父,您说“因爱而交登极乐,淫念而交入死门。”意思是说我们交合之前要先怀着对彼此的爱意,如果没有爱而交合,那只是肉体的交媾,是淫欲邪念产生的源头。从而堕入万劫不复的死门。就像是杀害我亲人的淫魔和欺辱你的那个淫魔,是吗?”
无忧子放下手中的瓢,转过身,眼中充满了怜惜的爱意,她一把将爱徒揽入怀中,伟阳子的脸紧贴在师父胸前那对坚实丰满的双乳间,幸福感又占据了彼此。
“是的,徒儿,你一定要谨记这句话,不然你将来也会是淫魔了。”
看着师父转怒为喜,伟阳子兴奋地将师父一把抱住,然后开心地转这圈,嘴里喊着:“徒儿领悟了,哈哈哈徒儿领悟了……”
“孽徒,快放开为师。”
“不放,就不放。哎呀~”就在伟阳子顽劣之时,顿觉胯下阳物一阵剧痛,原来是师父一把抓住了他那物件。只好将师父放下。
“怎么样?还敢对为师不敬吗?”
“不敢了,求师父松手,疼~”
“哎呀,讨厌!”当无忧子看向徒儿的阳具时,只见上面还有好多黏糊糊的豆腐,“恶心死了,人家才洗完,又得洗一次了。”
“哈哈哈,谁让你抓人家命根子的?况且那东西是你那里流出来的吧,你却嫌脏。”
“什么我那里面的?明明是你那根臭东西射出来的。”
“是你的!”
“是你的!”
“不信我再从里面弄出来点看看!”
“淫贼,快走开,啊,别摸里面~淫贼…”
二人衣衫不整地嬉戏打闹了一阵,然后无忧子一把抓住那根脏肉棒,帮爱徒细心地清洗了起来。伟阳子看着眼前这个称作师父的美丽女人,还有什么女子比师父更美吗?他如痴如醉……

“多美啊!”无忧子将脸靠在爱徒的肩膀上,欣赏着夕阳余晖,山鸟还巢。
“师父,我明天再下山吧。”
“不行,你今天必须走。”
“为什么?”
“你今天不舍,明天会更不舍。你终究还是要去寻你的仇人,长痛不如短痛。”
“师父,那你跟我一起去,你不是也有仇人吗?我们一起去寻仇家。”
“不,你我师徒为名,一男一女行走江湖多有不便,况且我的仇人武艺高强又狡诈阴险,你的江湖经验不足,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你的仇人是谁啊?”
“为师不能说,那贼曾对为师做了不堪启齿的行径,为师不忍误了你的前程。”无忧子满脸忧愁悲愤。
“不会的。”伟阳子解释道。
“住口,为师心意已决,你我从今天起,就天各一方。你要做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切不可留恋儿女情长。”
伟阳子不再争辩,他怜惜地抚摸着怀里的师父。
“徒儿,你以后身在江湖,切记要行侠仗义。遇到淫男,便废他把柄,遇到淫女,则用你的阳兵叫她再也不敢有淫邪之念。”
“知道了。”
“还有,江湖险恶,你要小心谨慎。”
“没事的师父,我如今炼成神功,又有日月精华护体,谁能伤我?”
“愚徒,你难道要吃自己的阳精不成?”无忧子痴地一笑。
“不能吗?”
“你的阳精是至阳之物,只能与阴互补,如若给男子,无益反伤。所以,若遇到救危扶困,需要用你的阳精时,切记你的阳精只能给女子用,而且要将阳精直接射在她的伤口或者口中又或者阴穴之中,如果在外稍作停留,你的阳精便与常人无异,知道吗?”
“知道了,师父。可是我随便与其他女子交合,不是无爱吗?那我又会堕入死门了。”
“不,你用你的阳精救死扶伤,这是比男女之爱还要大的大爱,越多这种善事,你的功德就越多,知道吗?”
“嗯,谨遵师父教诲。”
“还有,因为你的阳物已近乎兵器,一般柔弱女子定然无法将你的阳精引出,若当此时,你需与女子尽力交合,然后冥想方才你我交合情形,然后用内里催出阳精即可。”
“谢师父指点,徒儿铭记在心。”


夕阳在山头只剩下半个,山林幽暗,鸟尽虫鸣。
“徒儿,快走吧,再耽搁,山路就危险了。”无忧子不舍地说。
“师父,我再待一会儿吧。”伟阳子央求道。
无忧子猛地吻住他的嘴,然后毅然决然地站起来走到门口命令道:“劣根徒,快下山去,你我师徒从此相望于江湖,有缘再见吧。”无忧子强作决绝,却暗忍泪水。
“师父,请再受徒儿一拜。”伟阳子跪在地上,重重地向师父磕了三个头,注视了一眼最敬爱的师傅,然后抹着眼泪,转身离去。
往日生气万千的峨眉山,此刻却变得荒芜寂寥,一个孤零零的道观门前,一袭白衣道袍的倩影独自久立……
好好好
厉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