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1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桃隐taoyin.la]和姐姐的往事[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andizhao

5级

楼主 2016-9-4 12:51: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姐姐的姐弟感情,不像有的家庭兄妹之间感情深厚,无话不说,我们之 间一般很少说话,其中原由也许是因为我的性格有点孤僻,很多时候让人觉得难 以琢磨、不易接近,相反,姐姐的好朋友却很多。从小她都一直让着我,加之有 时我也比较霸道无理取闹,所以我们是有事时说话,没事时互不搭理。现在我们 都已经各自成家,总之我们这么多年的姐弟感情,我觉得是正常一般来形容了— —虽然我们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我家是一栋三层小楼房,父母住一楼,我和姐姐住在二楼,上面是阁楼,我 们都有各自的房间,平时我们不大来往,我们有一个共用的书房,我经常闷在自 己的房间里,姐姐大我几岁,平时都呆在书房学习,在午休或晚上睡觉时才去她 的房间,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少不更事时我们的生活波澜不惊,直到我上 中学时的一天夜里我梦遗了,平静的生活从此被打破了。



那天夜里我梦见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扑倒在我身上,紧接着就在一阵快感中 醒来,惊奇、朦胧与快意之中感觉裤裆内潮湿微凉,我扒开内裤一看,内裤上一 篇狼藉,当时我以为自己得病了,我把内裤脱下来,塞到了床头柜里,又跑到浴 室冲洗干净,回到床上竟一夜没睡好,第二天也不敢说,这样疑神疑鬼,惊魂未 定,过了两个月竟然没事就稍稍放心了。那时我学会手淫了,自然是同学相互传 说介绍知道的,自从梦见那个裸体女子后,就经常在房间里手淫,每次都会射出 来,然后用那条我第一次射精的内裤擦干净,再仍到床头柜里。



姐姐从小就很懂事,帮妈妈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那时父母忙工作经常顾不 了家,我的印象当中我的衣服基本都是姐姐洗的,她要刷完碗再洗完衣服才回房 学习,即便这样她的成绩依然很好,而我的成绩只是一般般。



有天晚上我回到房间里没事,准备手淫,打开床头柜发现那条内裤不见了, 那条内裤因多次擦抹精液,都粘成一团了。我立刻想到了姐姐,一定是她拿去洗 了,我提好裤子就冲到一楼问姐姐我床头柜里的内裤呢,她头也不回说我给洗了, 这么大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洗,也不知道拿出来,每次都要去你房间找,以后 你自己洗好了。我听了大窘,我内裤成那个样子,她肯定能看出来不正常,至于 她是否知道是因为手淫导致,我不清楚。当时有一个词叫羞愤可以形容那时我的 心情,我对她说以后不要碰我的衣服,她马上还口说不让我碰才好,当我喜欢洗 你的衣服呀。我转身一口气跑到楼上,顺着楼梯口的玻璃向下一看,院中我那条 内裤在灯光的照耀下正迎风飘扬呢。



我羞愧难当回到房间,什么也不想做就睡下了,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之间,好 像那个裸体女子又飘到我身边了,我猛然间醒了,这时我听到浴室的水哗哗的在 响,裸体女子的美妙又再脑中萦绕了,我突然想看看姐姐的身体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悄悄的走到卫生间门口,姐姐可能以为我睡着了,卫生间的门虚掩着,我透过 虚掩的门缝向里一看,我的头嗡的一声,整个身体差点撞到门墙上去了,姐姐正 背对面向墙壁,光滑细腻的皮肤上泡沫点点,屁股不大不小微微翘着,身体匀称 得当,她侧过身子时,我看到了一对坚挺饱满的匀称的乳房,下面大腿中间的一 小片乌黑的阴毛,上面粘连着白色的泡沫,我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重 鼓样,我觉得自己的心跳马上要终止掉了。



姐姐正冲掉身上的泡沫,我听到门口的鸣笛声,爸妈回来了,我赶紧悄悄逃 回自己的房间,久久不能平静,像中了邪一样,一心想看看姐姐的下体是什么样 的,那乌黑毛茸茸的那片肉体充满了我所有的欲望。因为太晚了,妈妈上楼和姐 姐说了几句话就下楼了,我艰难的等待了几个小时,期间我手淫了几次,楼下爸 妈已经睡了,姐姐的房间也早就没了动静,我光着脚丫悄悄开门走到姐姐的门口, 确定一切正常后,我打开了姐姐的房门又悄悄的关上,听着姐姐均匀的呼吸声我 打开手电筒,她仰面躺着,一条腿蜷着正好大腿根部敞开着,身上横着一条薄毛 毯从胸口盖到大腿,伴着咚咚的心跳声我将姐姐身上的薄毛毯慢慢掀到她的肚子 上,那天夜里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粉色内裤,我轻轻的将她裆部的内裤拨到一边, 她的半个阴部就露出来了,粉红的肉瓣,我哆嗦着用手摸了摸,我想看看里面是 什么样的,可能当时太紧张了,手指不灵活力道重了点,也许是把姐姐弄疼了还 是怎么了,反正当时姐姐突然抖了一下,我吓的立即缩回手臂,她动了一下,蜷 着的那条腿一下伸直了,虽然还是仰卧着,但脸转向我了,我怕她醒来就悄悄的 退出去了。



回到房间我躺在床上拼命的手淫,之后昏昏的睡了。从此姐姐的裸体就在我 心中深深的扎了根,至今为止我看过很多女人的裸体,但仍然认为姐姐的身体是 最完美的。



人的欲望是无止休的,自从有了第一次经过,罪恶的想法就从来未停止过, 很多时候都认为自己很变态、很无耻,竟然打姐姐的主意,虽然自责,但控制不 住内心深处那蠢蠢欲动的淫恶念头。



当时姐姐对我内心的想法和所做的一切一无所知,她仍然像以往一样重复着 自己的生活路线,而我开始利用一切机会去偷窥她身体的秘密,我每天晚上早早 睡觉,等姐姐去洗澡偷看或入睡后伸出罪恶的咸猪手。所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 莫为,有天夜里我以为姐姐睡着了,我又偷偷的进她的房间,那天她仍然是平躺 着,穿得是一件白色棉质内裤,我到她跟前看她双腿紧闭着,不好看到内侧,我 就隔着内裤摸她下面,摸着摸着她突然反感的恩了一声侧身转过去了,我知道那 算是对我警告,我大惊,转身跑回房间去了,我怕他告诉家人,心惊胆颤的过了 一夜,第二天姐姐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前一天洗澡换下来 的衣服她照样拿走帮我洗了。



虽然这样,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去碰姐姐,她也一直在防着我,每天洗澡时 都锁上门,回房间睡觉也把门锁上,我也失去了接触她的机会,实在憋不住了, 我就偷她的内衣手淫,但从未射在上面过。时间长了姐姐看我没动静了她也就放 松警惕了。



后来姐姐毕业参加工作,在事业单位上班,平时比较闲,在家的时间就多了。 我知道她学校期间谈了男朋友,毕业后他回到千里之外的家乡上班,我没见过他, 她们经常打电话,亲亲蜜蜜卿卿我我的,我听了竟然有些说不清的醋意。一段时 间后姐姐去看她男朋友,结果很快回来了,后来就听她们在电话里争吵,我才知 道那个狗日的离开姐姐后和单位的一个女孩子交往了,姐姐在家默默的哭了一场 后,从此和那家伙散了。



那段时间她的心情一直不好,我也不敢去招惹她,但心中那个淫恶的念头却 从未停止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姐姐心情逐渐好转,她依然像以前一样落落大方, 出水芙蓉般清纯淡雅,我也日益深陷那个念头中不能自拔。姐姐生日那天,爸妈 不在家,她的几个知心朋友过来祝贺,因为玩的高兴,几个人都喝高了,姐姐酒 量本来就浅,但她执意要陪朋友一起喝,结果把朋友送出门后,她就倒地起不来 了。我把大门锁好,把姐姐扶起来,她挣扎着要自己上楼,刚到楼梯边又倒下, 我赶紧抱住她,姐姐全身柔若无骨,一股令人陶醉的芳馨体香铺面而来,虽身有 酒气但仍掩盖不住她的芬芳香味,就在那一刻,我的心猛跳了一下,我觉得自己 全身的血液都涌向了头顶冲向了下体,我抱起姐姐一口气冲倒了二楼,她的两个 乳房紧贴着我的胸膛,我喘着粗气将她放到她的床上,我的腿沉重的像灌了铅一 样,思想在紧张的斗争中,我想知道的秘密就在眼前,可这是亲姐呀,我看着她 修长的秀颈,肌肤如凝脂,面颊一丝微晕潮红,杏目微闭,美不胜收,我沉重的 喘息着,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猛的掀开她的衬衫去解她的文胸,姐姐扭动了几 下了,我慌乱中解开了白色的文胸,两个圆润饱满的乳房昂着头,盈盈可握,粉 褐色的乳头耸立在雪白的玉乳中间。



我两手胡乱揉摸一番,就去解她的裤子,姐姐又扭动了几下,裤子还是被我 退掉了,一条薄薄的白色花边内裤紧紧的缚在姐姐的大腿根部,包住了她的屁股 和下体,乌黑的阴毛影印在内裤下面,我的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膛了,我一把扯下 她的内裤,美妙的时刻到来了,姐姐整个身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眼前,我紧紧 盯着姐姐的下体,乌黑的阴毛不多不少的分布在她的阴阜上,我颤抖着分开姐姐 的双腿,趴在她两腿中间仔细的欣赏,真的,姐姐的下身几乎没有什么异味,她 的两瓣阴唇是粉红色的,和我以前看到的一样,我用手扒开两片肉片,中间粉艳 娇嫩的肉洞显露出来,也许是紧张,也许是激动我全身发抖,我爬起来一下子将 裤子和内裤一起退掉,扒开姐姐的双腿挺着肉棒就直接向姐姐的肉洞里刺去,姐 姐啊的一声,紧接着紧夹双腿把我夹在中间,我一刺不成,就一手分开姐姐的腿, 一手拔开姐姐的肉片,再次向里刺,我的肉棒一进去,柔软的肉洞让我眩晕,从 未体验过的巨大刺激,一进去就控制不住,三两下就直接射了,全部射在了姐姐 的肉洞里,我的头皮一阵发麻,姐姐下意识的嗯了几声就没动静了。



一射精我立刻清醒了,我在干什么呀,这是我的亲姐姐呀,我还是人么,万 一家人知道了怎么办,万一姐姐清醒了怎么办,我觉得自己该死,我恨不得撞死 在她房间里,我想帮她把体内的精液清理干净,但精液没流出来,直到现在我也 不知道当时精液为什么没有流出来。我不敢久停,我怕她突然清醒过来,我心惊 胆颤的赶紧从地上拾起姐姐的内裤帮她穿上,再穿上裤子,把她的胸罩重新扣起 来,拉下她的衬衫,匆匆离开她的房间。



之后的几天一直都在紧张恐惧自责中度过,我不敢和姐姐一起吃饭,总是躲 着她,但这仅仅是几天的时间,期间每次碰到姐姐,我都是做贼心虚的看她一眼 不敢再看,而看她的那一眼是为了想搞清楚姐姐的反应,她是否知道或者还记得 那天晚上的事情?但姐姐一直平静如水,她也懒得理我,一个多星期之后,我逐 渐从不安中平静下来,那个罪恶的灵魂又开始蠢蠢欲动了,我又开始着迷姐姐的 身体,她那另人着迷的肉洞充满了温暖、快感和诱惑。一天午饭过后,我趁着姐 姐在一楼洗衣服的时间,我脱光身上的衣服跑到姐姐的房间,房内的一切如故, 我趴在姐姐的床上,把她的毛巾被裹住坚硬的下体抵着床单床垫,幻想着姐姐在 我身下呻吟缠绵,无意间我扭头向窗外一看,阳台里一条孤零零的白色花边内裤 挂在晾衣架上,我立刻下床跑到阳台,内裤正是那天晚上被我脱掉的那条,早已 经干透了,我把内裤拿下来翻开里面一瞧,略有一片淡黄色的痕迹印在上面,我 的心咯噔一下,那天晚上我射进了姐姐的身体里,姐姐是否知道了?



我的下体一下软了下去,我又恐慌起来,我匆匆挂好内裤回到房间,无力的 躺在座椅上,突然间我又疑惑了,因为姐姐那条内裤已经晾晒了几天,我突然一 阵眩晕,姐姐一定是知道了,怎么办怎么办?我一阵焦躁之后竟然平静了,说是 平静不如说是破罐子破摔,反正这样了由她去吧,该死的就死吧。过了两天,姐 姐的那条内裤一直挂在那里丝毫没有收起来的意思,难道姐姐忘记了?会不会是 姐姐故意挂在那里,让我明白她什么都知道了?我心绪有点乱,但我决定试探一 下姐姐。到晚上等姐姐洗完澡回房间后,我故意去阳台伸伸懒腰,然后喊姐姐说, 你的衣服怎么不收啊,都干了。姐姐没理我。我呆了一下,走到窗前向里看姐姐, 她正坐在床上倚着靠背蜷着双腿在看杂志,头发湿漉漉的,上身穿了一件浅黄色 无袖短褂,下身只穿了一条红色的内裤,我的下体立刻硬了,心跳加速。



我心一横取下姐姐的内裤直接送到她房间去,那时天气比较热,我在楼上基 本都是光着膀子下身只穿条平角内裤,我硬鼓着下体打开房门的时候,姐姐看了 我一眼,不等她说话我就讨好的扬起内裤说给你,她好像要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 理我,我呆在房间,心跳在次加速,我当时真想扑到她的身体上去,但心里又有 一些恐惧,姐姐发觉我愣在那里,冷冷的说了一句逐客令:我要睡觉了,我便慌 张的退了出来,到了房间我就手淫,内心想要姐姐的念头却更强烈了,我决定再 次试探姐姐。第二天午饭后我正在房间里玩,听到姐姐上楼的脚步声,我估计姐 姐准备到我房间里收拾我换下的衣服了,我立刻把门虚掩上,脱下内裤赤身裸体 的躺在床上装睡。



姐姐果然是向我房间来的,她打开门之后脚步声就停止了,我不敢睁开眼睛, 可能是紧张的原因,我的两个眼皮却控制不住不停的抖动着,姐姐停了一会儿, 就回她房间去了,我听到她关门的声音就睁开眼看看自己,我的肉棒正昂首怒耸 着,我坐起来紧张的思考着下一步该怎么做。大约三四十分钟的样子,姐姐开门 的声音传过来了,我赶紧再次躺倒装睡,这次姐姐径直走到我房间,我只听到窸 窸窣窣收拾衣服的声音,很快她就出房间下楼了。这次除了紧张我还有点兴奋, 甚至是有点得意,我觉得向我的目标迈进了一步。晚饭我下楼,姐姐已经吃好了, 她仍旧一脸平静没有什么异常,但我觉得她是装出来的,我故意问她爸妈什么时 候回来,她简单明了的回一句不知道。



之后我们就不在说话了,我却暗自开心起来了,我好像探得了姐姐的底线, 胆子更大起来。吃完饭我回房间玩游戏,故意憋着小便不解,准备等姐姐洗澡时 我装作憋不住冲进去。姐姐一切收拾完毕后上楼却没直接去洗澡,回房间里好长 间才去浴室,我却真的要憋不住了,我听到卫生间的门并没锁上,估计姐姐好脱 完衣服了,我就急冲冲的跑到卫生间门口,一边开门一边喊姐姐别忙洗,我憋不 住了,先让我小便,话没说完我就已经进去了,里面的浴帘并没关严,我又看到 了姐姐美丽的胴体,她已经一丝不挂了,她一脸惊恐的看着我,连忙躲到浴帘内 侧,生气的说我一句你干什么啦要死啦,我连忙说没来及,她就气鼓鼓的不说话 了,我故意尿在马桶底部的水里面,把声音弄大,因为确实憋的太久了,那泡尿 尿的时间也特长。她在浴室里将浴帘关上,我小便结束就回房间了。回到房间后 我兴奋不已手淫了一次。



姐姐洗完澡我就进去胡乱洗了一通,她换下的内衣都放在盆里,我拿起她的 内裤和文胸紧紧的捂住口鼻,姐姐的体香刺激我的肉棒又一次硬了起来。回到房 间后我再也没心情玩了,就像中了邪一些样想着姐姐,想着她那柔软迷人的肉洞 和乳房,我觉得自己像个恶魔已经疯了没了人性,我就想要姐姐,精虫上脑什么 伦理道德一切都不想了,我就要姐姐的肉体。我在房间里坐立不安,我决定试试, 我走到姐姐的门口,姐姐已经关灯了,我打开她的房门说姐姐我有事想和你说, 她没立即回答我,好像犹豫了一下说,什么事。我关上门直接走到她床前,姐姐 看我走到了她床边便问我干什么,我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了,我能清楚的听到自 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我觉得心跳快要停止了,我几乎喘不过来气要窒息了。



我猛的扑到姐姐身上,姐姐惊恐的又喊了一句干什么,挣扎着想把我推开, 我死死的抱住她亲她的头脸,她一个劲的反抗,踢我,我就是抱着她不松开,一 会儿她就筋疲力尽了,我仍旧死死的抱着她,她不动了,我也一动不动的抱着她, 我的肉棒抵着她的大腿,这样我们持续了一会时间,她突然抱紧了我,我像得到 了奖励一样立刻兴奋起来,我一只手抱着姐姐,一只手飞快的脱掉了身上仅有的 一条内裤,接着便去退姐姐的内裤,她没有反抗也没有配合,就像任人摆布的一 只羔羊,退掉她的内裤我就脱她的上衣,三颗纽扣被我连解带拉的弄开了,露出 了两团温暖馨香的乳房,姐姐没穿文胸,我在也把持不住了,分开姐姐的双腿, 挺着肉棒就向姐姐最宝贵的地方插去,冲突了几次才找到那个温暖的小窝,在我 肉棒进入的一刹那,姐姐嗯咛一声像被电击了一样全身抖了一下,我死命的向里 面顶,姐姐的肉洞很紧很紧,她虽然不是处女了,但她的肉洞紧紧的束缚着我的 肉棒,前面像有一团肉挡着我的肉棒不让我前进,每进入一次龟头都要狠狠的向 里顶才能整根进入,那种感觉让我在多年后也没有忘记过。



虽然我刚手淫射过不久,但我在姐姐身体里抽插时间不长,还是全身大汗的 一泄如注了,我射的同时姐姐随着我肉棒的抖动也一颤一颤的,她双手紧紧的抓 住我的后背,我觉得她的指甲几乎要插入我的皮肉里了。射完之后,我又像第一 次那样立刻清醒了,后悔,我觉得自己是魔鬼是禽兽了,我又想到了不如去死, 我极度颓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我听到了姐姐的抽泣声,我抱着头昏昏睡了。第 二天我很晚才起来,我六神无主的在客厅晃悠,我突然看到姐姐的挎包还在沙发 上,姐姐没去上班??我打开姐姐的房门,姐姐也醒了,她平静的看了我一眼就 把目光躲开了,没有责备的意思,姐姐身上还是昨晚的衣服,我一下又来了感觉, 我冲上去就抱住姐姐脱她的衣服,她什么话都没说,任我摆布着,那一次我和她 做了很长时间。



从此我和姐姐就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每一次的疯狂开始都是按耐不住的 欲望,疯狂之后又是深深的悔恨,什么礼仪道德我们想起来又扔掉,扔掉后又回 到我们得脑海,我们都很矛盾,但又克制不住彼此对欲望的诱惑。我们在她的房 间做,我们没有爱只有性,需要的时候只是一个眼神就会彼此领会,做完后基本 谁也不说话,她清理自己身体,我则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碰到姐姐的生理期我 就自己手淫,这样持续了两年多,直到姐姐谈了男朋友,快要结婚了,姐姐跟我 说这是最后一次,我们以后不要这样了,不然对大家都不好。我说了句知道。我 们就再也没发生过。



现实社会无法接受这样的关系,我不想提起那两个字,这种事情不能和任何 人说,只是我和姐姐两个人的秘密,在这月圆之夜我发出来,祝姐姐一生幸福。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guohongshi + 10

查看全部评分

赞美,楼主继续努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