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13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我们和小姨子一家的生活】[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QEsxmsyh

5级

楼主 2016-9-5 00:28:3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妻子小惠是在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我们都是本地人,不同的是,我家在市里,她家在郊县。从大二开始我们就住到一起了,双方家长好像也隐约知道,但看我们感情很好,也就没反对我们,这样,毕业后我们很快就在父母们的催促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后的生活很平静,因为大学我主修的骨科,所以,毕业后我进入了市二院做了一名骨科大夫。而妻子学的是中医,工作很难找,后来就到一个药房做售货员,她的收入不高,还没我的五分之一,做了一段时间觉得没意思,就辞职了,后来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干脆就在家闲起来了。前年,我们买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房子不大,但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却过得平静而又甜蜜。

  

  可是这平静的生活,却随着小姨子一家的到来被打破了。

  

  小姨子叫小茹,比妻子小两岁,说是小两岁,其实她只比她姐姐小十四个月,而且跟她姐姐长的很像,猛一看还真以为她俩是双胞胎,不同的是,妻子比较活泼,而小茹则比较文静。小茹的丈夫叫阿辉,人长的很精神,在他们公司做销售,可能经常往外跑的原因,说话做事都显得很圆滑、干练。阿辉和小茹的单位也在我们城市,她俩刚结婚一年多,还没买房子,原来一直租房子住。我们买了房子之后,妻子就提议说,反正咱们家是两室两厅,现在也没孩子,空着也是空着,不如让他们搬过来住,一家人住在一起也好相互有个照应,我想也有道理,二话没说就同意了,就这样,小茹他们两口子就搬了过来。

  

  不大的屋子住了四个人就热闹了起来,阿辉很健谈,经常逗得姐妹俩哈哈大笑。他跟我妻子倒是很处得来,因为我妻子也比较活泼,我们在一起聊天,就见他们俩说话了,我和小茹干脆就做他们的忠实听众,听他俩在那天南海北的胡扯。

  

  不过热闹归热闹,有些时候还是不太方便的。因为我们就一个卫生间,经常早晨起来急着去卫生间,而卫生间却有人用着。我和小茹比较内向,碰见这种情况的时候,就只好等着,出来的时候看见对方在等着用,还觉得挺不好意思。而妻子和阿辉就不一样了,妻子还好,敲敲门,意思是说,里面的快点。阿辉就更直接,等不急了就在外面喊,里面的快点,憋不住了。遇见妻子从里面出来,还不忘调侃一句:不用了?要用等会儿,我用的时候别进来。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年的时间吧,我们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那天是星期六,妻子回娘家了,自从她辞职之后,经常在周末的时候回娘家玩两天,我也早就习惯了。阿辉也出差了,说差不多星期一就回来了。我则因为要值班,所以家里只有小茹在家,小茹在一家公司做会计,周末都可以休息。

  

  中午的时候,我因为忘了一件东西在家,就回家取东西,可是左翻右翻就是找不到,问小茹小茹说也不知道。我就打电话问妻子,可是妻子的手机关机了,我又只好跟老丈人打电话,打通了跟老丈人说让妻子接电话,可是老丈人却说,妻子没有回家。我纳闷了,她不说回家了吗?怎么老丈人说她没在家呢?难道去我父母那了?我又跟我父母打电话,可是父母也说没在她们那。我当时也没在意,心里想没准儿去哪个朋友家玩,手机又没电了呢。

  

  小茹看我着急,就说,「我问问阿辉吧,看他见你东西了没有。」「好啊,你问问看他见了没有?」「奇怪,阿辉怎么也关机了?」小茹打阿辉的电话也是关机,就对着我说。

  

  「关机就关机呗,有什么奇怪的?」我倒是没往心里去,接着找我的东西。

  

  「姐夫。」「嗯?」「你有没有觉得……」小茹欲言又止。

  

  「觉得什么啊?」我转过身来看到小茹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

  

  「你这是怎么了?」我问道。

  

  「姐夫,你有没有觉得……觉得……觉得阿辉和姐姐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咱们?」小茹的眼泪掉了下来。

  

  经小茹这么一说,我才突然意识到妻子和阿辉两人同时关机的事情确实有蹊跷,脑子里隐隐约约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不正常,越想越觉得这种预感越清晰,但是我内心似乎又不愿意承认这种预感。

  

  「小茹,你觉得他们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姐夫,我觉得阿辉和姐姐的关系好像过于亲密了,他们俩都关机,是不是他们瞒着咱们在一起啊?」小茹终于哭着把我的担心说了出来。

  

  「小茹,先别哭,阿辉不是说他出差了吗?你问问他的同事,看他是不是出差了?」这时候我的脑子反而清晰了。小茹拿出手机,拨通了阿辉同事的电话。

  

  「阿健,你见我家阿辉了吗?」「哦,嫂子啊!怎么阿辉不在家吗?他今天早上跟我们头说他不舒服,请两天假……」小茹挂了电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姐夫,阿辉他……他肯定跟姐姐在一起,要不怎么姐姐也没回家,他俩都说谎,还都关机。」小茹的一番话让我觉得如晴天霹雳,我真的不敢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家,但是现在又没有确切的证据,我就跟小茹说,「小茹,咱们现在又没确切的证据,我看这样……」我把我的计划跟小茹说了,小茹流着泪点了点头,无助的看着我,透过小茹的眼泪,我看出小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唯一可信任的人了。

  

  机会很快就来了,又是一个周末,我告诉妻子,我有个病人要做手术,得加班,小茹也告诉阿辉,她们单位要结账,也得加班。我隐约在妻子和阿辉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欣喜。吃过早饭,我和小茹就出门了。出门之后,我们俩并没有去单位,而是在外面转了一圈,大概过了半小时,我们又回到了家门口。

  

  我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了家门,和小茹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屋子,还没走到我们卧室,就听见里面传来了粗重的呼哧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夹杂着妻子的淫声浪语「阿辉……你好厉害……姐快受不了了……」「姐,今天我要好好操操你的小骚逼,操烂你个小骚逼……」「啊……大鸡巴……使劲操啊……姐就喜欢让你操……」我实在听不下去了,飞起一脚踹开了门,妻子和阿辉一看是我们都吓傻了,小茹看到这个场景,捂着脸跑出去了,我怕小茹出事,也赶紧追了出去,留下床上一对手忙脚乱找衣服的赤裸男女。

  

  没追多远就追上了小茹,小茹哭的跟个泪人似的,我怕小区里的人看到以为我们俩是小夫妻闹矛盾,看我们笑话,干脆打了个车带小茹来到了河边。

  

  到了河边扶小茹坐下,小茹趴在我胳膊上嚎啕大哭了起来,我心里也很乱,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小茹,只好揽着小茹的肩膀让她哭,任由小茹的泪水打湿了我的衣服。

  

  哭了半天,小茹渐渐止住了哭声,就这样靠着我,我俩谁也不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我心里在想,放着小茹这么好的女孩,阿辉为什么还会和我的妻子勾搭上?这样想着,我低下头去看小茹,小茹好像刚好也有什么话要跟我说,抬起头来,就这样,我看着小茹,小茹看着我,忽然小茹脸一红,把头撇开了。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我问小茹,「你在想什么?」「我在想,姐姐有你这么好的丈夫,为什么还要和阿辉那样?」「是啊,我也在想,阿辉有你这么好的老婆,为什么还要去找小惠?」我这么一说,小茹的脸更红了,低着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小茹问我,「姐夫,你说阿辉跟姐姐这样,是不是你们男人都爱偷腥啊?」我说「这怎么说呢,也许是因为这样吧!」「那……姐夫你呢?」小茹这么一问,倒把我给问住了,我承认是男人都好色,我也不例外,可是那个男人会承认呢?小茹见我不说话,也就没再问,继续低着头想她的心事。

  

  「我决定了」小茹忽然抬起头来,目光很坚定的看着我「姐夫,他们能对不起咱们,就别怪咱们对不起他们。」「小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是……就是……」我看小茹犹豫着不说,大概已经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不行,小茹,那样对你不公平。」「姐夫,你嫌弃我吗?」小茹又快哭了,我赶紧又把她揽到怀里。「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他们俩那样已经伤害到你了,现在你为了报复他们,又把自己搭上,这又是何苦呢?」「姐夫,我这样做,一是要报复他们,另外……」小茹看着我说,「我真的也很喜欢姐夫,其实在你和姐姐还没结婚之前,我第一次见到你就喜欢上你了。后来你做了我姐夫,我就只好把这种喜欢埋藏在心里,现在他们做了那样的事,我还有什么必要隐瞒自己?」这些话从小茹这个文静的女孩嘴里说出来,真的让我感觉特别的意外。但是说实话,我第一次跟着妻子去她们家,见到小茹也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虽然妻子和小茹长得一样漂亮,但小茹身上更多了一种恬静,给人一种超尘脱俗的感觉,其实我心里也蛮喜欢小茹的。现在小茹都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必要伪装圣人?于是,我也把我对小茹的看法跟她说了。

  

  小茹听我这么说,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看着我,似乎又有泪水在打转,不知是因为我说的话让她欣喜还是什么原因。我看着小茹,觉得现在的小茹特别的漂亮,也特别的惹人怜爱,我的嘴唇不由自主的贴上了小茹的嘴唇,我们吻了很久,也很投入。都没注意到什么时候妻子和阿辉已经找到我们,站在了我们身后。

  

  「小茹……」妻子嗫嚅着叫道。

  

  我和小茹回头一看,是妻子和阿辉,我正想解释什么,小茹抢先说话了,「姐,看到你和阿辉那样我开始确实很生气,但是现在我不生气了,只要你把姐夫让给我就行。」小茹的直白和勇气让我很佩服,也让妻子和阿辉很迷茫,妻子看看阿辉,看看我,又看看小茹,不知道怎么回事。

  

  小茹看到妻子迷茫的表情,就接着说,「姐,其实你第一次带姐夫去咱家,我就喜欢上姐夫了,不过既然你嫁给了姐夫,我就只好把这份感情压在心底。

  

  现在你跟阿辉好了,我也不怪你们,只要你能让姐夫和我在一起,我就不管你们了。」妻子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她想了想说,「我先做了对不起你的事的,只要你能原谅姐,你说什么姐都答应你,关键还是要看阿辉什么意见。」「我没意见,我没意见。」阿辉心虚的跟做了贼似的,赶紧摆手说没意见。

  

  估计阿辉现在也是要看我脸色,毕竟我是他姐夫,我要不原谅他,他就得夹一辈子尾巴。小茹看妻子和阿辉都说没意见了,就看着我,询问我的意思。

  

  我也不好意思说行还是不行,另外,这也不是讨论这事的地方,我就说,「先回家吧,回家再说。」于是,我们四人一起回到了家里。回家后,他们三人都看着我,我感觉我好像上帝一样,似乎我的话决定着他们三个人的命运。于是我跟阿辉说,「阿辉,不管怎样,你都不能嫌弃小茹,小茹永远是你老婆,知道吗?」阿辉赶紧说,「我知道,我知道,小茹我对不起你,我求你原谅我。」我看了看小茹,又对妻子说,「小惠,你也永远是我妻子,不管你和阿辉做过什么。」「这么说,你原谅我们了?」妻子的眼里闪着泪花。

  

  「既然小茹都不怪你们了,我也不希望因为这事,让我们这个家庭破碎。

  

  而且我也很喜欢小茹,小茹都开口了,那么就按小茹的意思来吧。」我说完话,明显感觉到三个人都舒了一口气,妻子和阿辉是因为我原谅了他们,而小茹则是因为我答应了她。

  

  「但是我要补充一点,」三个人又都看着我,「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希望在外人面前我们还保持原样,别让外人说我们闲话。」其实这话不用我说,大家也心知肚明。

  

  就这样,我们这个「特别家庭会议」算是有了结果。更直接的结果就是,晚上我和小茹一起睡,妻子则和阿辉一起睡。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四个人都在客厅看电视,其实电视上演的什么估计谁也没心思看,只不过谁也不好意思先说要去睡。我看这样呆下去也不是办法,我要再不说话,没准儿大家得呆到天亮,于是我起身说,「我要睡了」然后看着妻子和阿辉说,「你们也早点睡吧。」又对小茹说,「我洗洗脚,小茹,你给我打盆水。」其实谁不知道,我平常洗脚都是在水龙头下冲冲了事,我这么说,只不过是给小茹一个「正大光明」跟我一起进房间的理由。

  

  于是,我先进了卧室,过了一会儿,小茹端着一盆水也进来了。紧接着,我听到了对面卧室关门的声音。

  

  小茹放下水,在床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我一把把小茹拉到了怀里,小茹挣扎着,「姐夫,你不洗脚吗?」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情洗脚啊,找到小茹的嘴唇印了上去。

  

  很快,小茹就瘫软在我的怀里了,「小茹,我们睡吧。」我跟小茹说道,小茹脸红红的,什么也没说,但是却脱起了衣服,我不好意思看他,自己也飞快的脱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而且在被窝里把剩下的累赘统统脱掉了。很快,小茹也脱的只剩下一套内衣,她钻进被窝,直挺挺地躺在我的身边。我紧张,但看样子她更紧张。

  

  我侧过身子,搂过小茹,虽然隔着一层内衣,但我却能清楚地体味到她身上的温暖。小茹看着我,眼中流出浓浓的深情。我手伸进她的内衣,轻抚着她光滑的肌肤,小茹的呼吸很快急促起来,让我心跳跟着加速起来。

  

  「小茹……脱掉衣服好吗?」犹豫了良久,我从嘴里挤出这句话。

  

  小茹似乎动情了,身子往我怀里钻了钻说,「姐夫,我是你的,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吻上了她的嘴唇,颤抖着手脱掉了她的所有衣服,小茹默默地配合着我的动作。此刻赤裸裸地躺在我的怀里,我抚摸着她的身子,享受着那光滑的肌肤,以及那浓浓的爱意。

  

  黑暗中我俯到她身上,双手握住那丰满的乳房,乳肉从我的指缝中溢出,温暖,柔软,滑嫩的手感,我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那粉色的突起,接着便将它整个儿含进嘴里细细品尝。分开右手轻轻的像她的三角地带滑去,手指渐渐被花蜜给覆盖,我移下身子,在她的轻哼中将龟头对准了穴口一杆到底。

  

  「呜……」小茹轻轻的哼了一声,「难受吗?」「嗯…不…不难受…胀胀的……」小茹的双腿下意识的往中间挤,让我感到她的小穴里面极乐的蠕动感,温热潮腻。我轻轻的动了两下,激起小茹一阵的呻吟,我似乎受到命令,开始大开大合的抽动起来。

  

  「啊…姐夫…嗯…啊……」看来小茹已经进入了状态,我双手抓着她的乳房,恣意的捏柔、搓弄。

  

  「啊…别…好…好…啊…喔……」我的抽动越来越快,阴囊撞击着小茹的小穴啪啪作响。

  

  「哼…唔…姐夫…我…好舒服…喔喔…小穴好热……」我的双手紧紧掐着小茹的酥胸,像惩罚般对她鲜嫩的性器狂抽猛送。小茹蹙紧双眉,双手揪紧我强而有力的双臂,阴唇随着抽插翻进翻出,下体的酌热难以忍受。

  

  「姐…姐夫…啊啊…我快不行了…唔…我的小穴被你插烂了…喔…要升天了……」我把小茹的身子侧翻过来,把屁股垫高,把两腿扛起来,压在胸膛下,然后又使劲地插了进去。

  

  「啊…啊…舒服死了…快一点…再快一点…喔…受不了了……」小茹的阴道越来越紧,开始抽搐,她哼道:「快到了…快来了…啊…啊啊…啊……」「快一点,再重一点…姐夫…我要你射在我里面!姐夫…射…射进来……」小茹叫着,她已经被色欲侵蚀了,完全忘了我们的隔壁她的丈夫和她的姐姐,现在她只想让我的精液来填满她空虚的小穴。

  

  我狠狠地、快速地抽送,由於她的臀部被垫很高,所以基本每次我都刺中花心,而且力量也足,小茹已经说不出话了,嘴里只能「喔…啊…啊…啊…嗯…啊……」地叫,阴道壁猛缩,双手抓着我的胳膊,用力掐拧。

  

  我知道她到了,我加速重顶,「啊……」在她长长的一声爽叫中,我猛吸一口气,「我要射了…喔…射到你的里面了…射了…啊……」我灼热浓烈的阳精在小茹的阴道里爆开注入子宫。快感像炸弹冲向脑门旋即爆开,我觉得脑袋轰隆作响,射精使我的意志模糊。

  

  高潮过后的我们疲惫不堪,两具躯体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屋里充满着汗水与爱液的味道,身心得到极度满足的我泛起丝丝倦意,看看小茹,她已完全缩入我的怀里,脸上的红晕仍未退去,我拥着小茹,抚摸着她潮湿却光滑的皮肤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起来,碰到了妻子也刚从屋里走出来,透过没关严的门缝,看到阿辉赤裸着身子还在睡着,妻子脸红红的,大家谁也没说什么,吃过早饭之后就各自上班去了。

  

  就这样,我和阿辉过起了两个妻子的生活,白天我的妻子是小惠,晚上则是小茹,而阿辉也和小惠打的水深火热,如胶似漆,当然,我想小惠或者阿辉想小茹的时候,我们也会交换回来,更有甚者,我们也曾有大被同眠的时候,两条鸡巴两个肉缝,想插哪个就插哪个,看着他们姐妹俩在我们身下莺莺燕燕,低吟浅唱,那种满足感自然不言而喻,当然,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魏海棠icbc + 10

查看全部评分

美,楼主继续努力
加油(ง •̀_•́)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