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9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我和妹妹的真实故事[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爆溅

5级

楼主 2016-9-28 12:39:36 显示全部楼层

(1)那时的妹妹是那麽美,典型的青春美少女。那时妹妹念幼儿师范,她多才多艺,声乐、舞蹈、钢琴、书法样样出色,是校广播站成员,又是校舞蹈队队员,时常一袭紧身的黑色衣裤,一头马尾发,跳舞练出来的体型苗条而有弹性,屁股翘翘的,走路也一颤一颤的,有点像健美操运动员出场的步子。这样的美少女偏偏不注意,穿着黑亮裤,在家里的过道洗衣、换衣服时屁股撅得老高,黑亮亮的曲线勾勒得一览无馀,使来回路过的我直发晕,真受不了。那时我们住在两室的房子,由於住房紧,我和妹妹只好住一间。我们的屋里简洁而乾净,一张双人床、一个长沙发、一架立式钢琴、柜橱、电视和一面大镜子。因只有一张床,睡觉时只好在中间摆两个枕头,权作回避吧。有时我先睡,妹妹却在练习某某练习曲,端坐在琴凳上的她是那麽美,幼师的女孩本来就会打扮,再加上作海员的爸爸时常从日本带回式样新颖的衣服,妹妹在穿衣上风格常变,一会儿淑女、一会儿辣妹。妹妹端坐着,从床上看到她的侧面,胸是那麽挺,刚发育好的乳房那麽的饱满,圆圆的屁股坐得很稳,也很翘,若是普通的女孩你会觉得她是有意撅屁股,但我知道妹妹不是。听到优美的琴声从妹妹指端流泻出来,我的意识也恍惚了,再一次手淫後,沉沉地睡去┅┅我也是较早看过黄片的,爸爸84年左右就带回来几盘,不久我就偷看了。妹妹上幼师时我已工作,但我时常忘不了西欧片中女郎那成熟的肉体、挑逗的眼神和销魂的动作。其中的一个特写我久久难忘°°明亮的光里,一根硕大挺拔的阳具;近处,一个女郎饱满的嘴。嘴慢慢张开了,白玉般的牙齿,涂着透明唇膏的嘴唇光亮而湿润,每一个唇纹都清晰可辨。渐渐碰上了,有滋味地吃起来,眼睛还挑逗般地叮着那个男人┅┅淫邪的镜头时常缠绕着我,真希望有个女孩给我解决一下。可那时我还没处女朋友,於是偶尔从妹妹身上揩点油,有时还很严重┅┅(2)那时的我酷爱摄影,妹妹也是我很好的素材。妹妹很活泼,也爱撒娇,时常缠着我给她照相。有一晚我拿出放大机、显影罐等物正要冲洗黑白片,妹妹又缠上了我。拗不过她,只好在我们那屋的地上支起三角架,拿台灯作补光,窗帘和床单作背景开拍。让妹妹穿着风格不同的服装,自然地摆着着不同的Pose,我不停地抓拍着。当妹妹换上紧身的衣裤时,总是让我受不了。可能是为了活动和练舞方便吧,妹妹有很多“亮裤”(弹力裤的一种,不但弹力强,而且有着丝缎般的光泽),有黑的、白的、红的、灰的、黑白花的,钩脚的和不钩脚的。其中黑的最多,是练功时常用的,也最诱人。妹妹在床上摆着优美的造型,或坐、或跪、或盘,屁股也左扭右扭。我边照边想∶怪不得那帮傻小子整天缠着妹妹,连她的亲哥哥看着都受不了,更何况他们了。藉机我拍了两张很性感的镜头∶一张是妹妹跪在床上,侧对着我,屁股微微抬起,上身向前探,两手向上捧起,小嘴撅着,似乎是吹手里的一个羽毛,此创意来自我看过的一张少女吹蒲公英的人像摄影。而此时,望着妹妹撅起的屁股、努起的小嘴,却让我想像起妹妹用同样的动作给我口交的情景∶少女的手掌托着我的睾丸,撅起的小嘴啄着我的龟头┅┅下面硬硬的,我掩饰着,扶着妹妹跪着的髋部和屁股两侧,轻轻搬转,半背对着我。不知情的妹妹,还问∶“这样可以了吗?”现在妹妹几乎背对着我了,钩着吊带的脚上面大大的穿银灰色亮裤的屁股看得我直眼晕,两弯大大的弧形从下方交汇,屁股沟清晰可辨,臀形那麽美,真想大把的抓下去。拿两把妹妹练舞用的粉绸扇,让她摆个舞蹈造型。真佩服自己,吃冰淇淋还能不动声色。妹妹摆出了一个西北民间舞的动作,左手低扇,右手高扇,屁股右扭,左回头抛媚眼,“这样行吗?”她还问着。真是个尤物,这麽美,又这麽性感,谁受得了!舞蹈对一个女孩子真是影响太大了。接着,她又向右作了一个同样的动作,还作了几个掩扇娇羞抬眸的动作,都是似曾相识的舞蹈造型。由於镜头离妹妹的屁股很近,在照片中妹妹的屁股显得很大,加上她优美的身姿、手臂灵动的线条、亮闪闪的眼睛,第二张照片照得非常艺术而性感。在以後的生活经历中,我也发现练舞蹈的女孩,胸和屁股都很挺,饱满而富有弹性,跳起舞来屁股也往往撅得高高,确实很美,但也让我等好色的男人浮想联翩。有时妹妹也会懒懒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而我在看书、写日记。等再回头看她,已经睡着了,喊她上床睡时,有时她会迷迷糊糊自己爬上床,但更多时候是让我抱她上床,後来我就不喊她,见她睡着就轻轻把她抱上去。当妹妹穿得很性感时,我抱着她就会心猿意马。记得一次妹妹又侧卧着睡着了,穿着一条雪白的亮裤、粉色的T恤,腰部露出月牙形的一片。白亮裤妹妹平时很少穿,可能是怕弄脏吧,这条还是妹妹缠着我让我掏钱买的,但只在会操比赛时穿过一次。看着侧卧着甜甜睡去的妹妹,双腿微微蜷缩着,臀部显得特别高,可以从下方看妹妹的屁股了,只见两个大大的山丘连绵逶迤,光滑如丝,山丘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白雪,绵软而晶亮,真想捧起它,好好的亲上一口┅┅左手抬起妹妹的肩,右胳膊勾起妹妹的大腿,右手“托举”着妹妹的臀部,心“砰砰”地跳着,感觉手掌完全陷进了“雪地”里,真爽滑呀!妹妹真是个多肉的女孩。慢慢放在床上,妹妹昵喃着,翻了个身又睡去了,高高的屁股背向着我,真想再摸一摸呀┅┅撑开运动裤,见阳具已翘上了天┅┅(3)妹妹睡觉有个好习惯,就是睡得很死,这就给我揩油创造了不少条件。有时妹妹睡着时,性欲难捺的我会把暴胀的阳具放在她微曲的手心,那种温热的感觉真好。妹妹的手修长,却很厚实(可能是打排球和弹钢琴练的吧),真希望妹妹能用手给我打手枪。妹妹白净净修长而有力的手攥住阴茎也一定会很紧吧!那一上一下地温柔的套动也一定有琴曲般的韵律和力度;揉弄下面的两个蛋蛋,也会让人欲仙欲死吧!谁又能受得了这样一双巧手肆意的玩弄呢?也不知以後有哪个傻小子能有这种享受,想起来就有些忌妒。不敢太放肆,只好久久的放在妹妹的手里意淫,当妹妹翻身时,阳具就会从妹妹的手中滑落。有一次实在忍不住,按住妹妹的手,把我阴茎使劲攥了两下,结果马上受不了,“噗噗”喷了出来,有点射在了妹妹的手掌里,也不知妹妹後来发没发觉?那时的我对口交很痴迷,也很向往。那个录像中的口交镜头时时缠绕着我,每当看到镜子前的妹妹在饱满的嘴唇上抹口红时、每当妹妹入神地看着杂志,水津津的嘴里舔含着冰棍时、每当妹妹从我这揩油未成(无外乎买些漂亮衣服,饰品之类)撅着小嘴冲我撒娇时,都让我想像起妹妹的小嘴含住我阴茎的情景。那该有多舒服呀!真想对她说∶“你给我含,我什麽都答应你。”这个念头一直缠绕着我,令我蠢蠢欲动。有一次,看完书後发现妹妹又在沙发上睡着了,像条美人鱼般侧卧着。我起身轻轻拍了拍妹妹的肩,让她上床睡,没有反应,便坐在旁边的床上端详着妹妹。在近处看妹妹的睡姿那麽优美,像一条连绵的山脉,最高峰是妹妹的髋,高耸而绵延,小山峰是妹妹的肩,突兀而圆润。双手拢在右颊,眼儿微闭,呼吸均匀而绵长,羊毛衫下的胸儿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望着妹妹优美的睡姿,禁不住俯下身,欲亲亲她的脸蛋儿,刚碰到一点儿,就感觉妹妹身子动了一下,赶快收回。妹妹耸耸肩,蹭了蹭脸颊,嘴里咕哝着什麽,又沉沉地睡去。好险啊!如果妹妹一睁眼,就不好收拾了。有了!我轻轻的拿起一个枕巾,慢慢向妹妹的头上 去┅┅心“咚咚”地跳着┅┅渐渐地遮住了妹妹的双眼┅┅没有反应,成功了。轻轻亲了亲妹妹的脸蛋儿(这回睡得可真死),端详着仍旧沉睡的妹妹, 着枕巾的双眼下,只露出白净的面庞、玲珑的口和鼻,兰花般的气息从妹妹微阖的唇齿间萦绕。我褪下运动裤(因为喜好篮球等运动,我时常穿运动衣裤),见自己的阳具已胀得大大的。拿个枕头垫着,我跪在沙发边,阳具高高的翘着,我按着阴茎根部,慢慢挺起腰,整个阳具渐渐凑近了妹妹恬静沉睡的面庞。那是怎样一幅刺激的画面!阴毛被妹妹呼出的气流轻轻吹着,红得发紫的一团巨物几乎覆盖了妹妹的脸,亵渎着妹妹洁净的面庞。幻想着妹妹从下方给自己舔吮着,妹妹灵巧地运用着舌儿,两个阴囊都被舔湿了一大片,妹妹开始从两个阴囊中间往上舔了,棍儿长长的支楞着,她捏住棍儿两侧,舌尖沿着尿道向上游走,突然她一口含住蛙怒的龟头,一撸到底┅┅幻想着,暴胀的龟头已肿大到极点,憋得难受极了,真想马上塞进妹妹的嘴里,呱叽呱叽几十下┅┅浑身颤抖着,一手按着沙发背,一手扶着大肉棒,腰挺得快抽了筋,龟头渐渐贴近了妹妹微阖的唇┅┅一切都模糊了┅┅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如电流般串过了我的整个脊髓,恍惚中我拼命抽回那物,但腰却像被人按住一样难以动弹,整个身体痉挛般地斜撑在沙发边┅┅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翻过身跪坐在地,低头看了看妹妹,脑子“轰”的一声,只见妹妹的唇里、下 ,及黑黑的高领羊毛衫上都粘上了滑滑的一滩。坏事了!心咚咚地跳,脸上像被火烤着似的。再偷眼看看妹妹,见她脸上似乎比刚才红了许多,呼吸也急促了许多┅┅“但愿她还没发觉。”我一厢情愿地希望着,轻轻地擦了擦妹妹身上的液体┅┅可这该死的黑羊毛衫实在是太难擦了┅┅“但愿妹妹感觉不出来。”、“但愿妹妹没发现羊毛衫上的异状。”、“但愿┅┅┅”一夜在担心着,两点钟才睡着┅┅“快起床,吃饭了!”妈妈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喊醒,我坐了起来,忽然见妹妹端着碗筷走了进来,放在了已放好的饭桌上,又去厨房端菜去了。我急忙叠好被,跳下床,去洗脸。在洗脸的当口,妹妹端着菜碟从我身後经过,我瞄了一眼妹妹的背影,分明是换了另一件白毛衣!我的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毛巾捂了半天,脸才洗好。那边家人已坐好,我忐忑不安地坐在饭桌旁,低头吃饭,不敢抬头。好半天,偷偷瞄了一眼妹妹,正好和妹妹的目光相碰。妹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低头吃饭。我心里也咯蹬一下,完了!我的脸也烧了起来┅┅木然地吃着,不敢抬头,只觉得周围的人都在审视着我,也不知吃些什麽。“×,是不是发烧了?”妈妈关切地摸了摸我的头。我看了看妈妈,妈妈一副很关心的样子,我又偷眼看了看爸爸,“×,快吃吧,别吃什麽都像咽药似的!”爸爸催促我,一切都跟往常一样。我看了看妹妹,妹妹仍埋头吃饭,脸红红的,一副不敢看我的样子。我却在心里真切地对她说∶“谢谢你,妹妹!!”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币 +10 收起 理由
guohongshi + 10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先评论再观看,养成观影好习惯,等级升得不会慢。
先评论再观看,养成观影好习惯,等级升得不会慢。
先评论再观看,养成观影好习惯,等级升得不会慢。
看了你写的这个,我对我哥浮想联翩。。哈哈我只口过,还没让他进去
蔡徐坤的小迷妹 发表于 2020-6-24 13:48

好刺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