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7 图片缩小 图片放大
小姨为我按摩[复制链接] 二维码分享给朋友
那天晚上,已经接近午夜了,我的小姨芝珀正在为我按摩。我伏在床上,她为我揉着颈和肩。天气很热,空调开了,放送着清凉,但到底是炎夏,她发力起来,难免出汗,而出汗就难免使她的气味散发,我觉得很好闻。这也许就是处女的女儿香;至少我相信她还是处女,因为照我所知,她虽已25岁,仍是从未有过要好的男朋友。
小姨为我按摩,这是什么情况?是很特别的情况。你看,我的妻子遭了车祸,成为昏迷的植物人,躺在医院裡已经一年,没有醒过来的希望,我等于丧偶,但又比丧偶更烦恼,因为我差不多每天都要去医院望,但相信她是不会知道的。也好在有小姨芝柏来帮我;她平时本已在我的公司做事,很能帮忙,现在还帮助我处理家中的杂务,我因妻子分了我的时间精神,公司的文件要拿回家处理,她也来帮我。今夜处理了很大一批文件,我很疲倦,伸个懒腰说:「我真想去芬兰浴室洗个澡,找人按摩。」
她认真地说:「不要呀!外面那些地方那么髒,你去洗一个澡,我来替你按!」
我笑道:「你会吗?」
她说:「你忘记了我学完了物理治疗,有按摩师资格吗?」
这倒是真的,于是我就让她试试,试起来也真舒服。我说:「你比芬兰浴室的职业技师更好!」
她说:「即是说你常常去了?」
我说:「不是呀,上月才第一次去!」
她在我的肩上挞了一掌,怪责地说:「你真髒!」
我说:「怎么了?按摩有什么髒?」
她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我的治疗导师之中有一个以前是在芬兰浴室做按摩小姐的。她对我讲过!」
我的脸很热,好在我是伏着的,她看不见我的脸红,但她该看得见我连耳根都红了吧?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又说:「那还不是你们男人召妓的地方?八百八十元一个套餐,先来一个老的来替你真按摩,然后来一个年轻的,一进来就脱光衣服….」
她说得全对,但叫我怎么讲呢?而她的语气很激动,而似乎因此,那股处女的女儿香也较为强烈了。我终于说:「你真不给我面子!」
她说:「人家关心你嘛!」
我说:「多谢你关心,但有些事情你是不明白的!」
她说:「我明白,你现在没有姐姐陪你,你需要女人,她对我讲过,你的需要很强,三、四天就要一次。」
我的脸更热;以我们的关係,实在不该谈这个,叫我怎么反应呢?
她在我的屁股上轻挞一下,又说:「告诉我,姐姐出事之后,你去过多少次?」
我说:「就这一次,真的!」
她说:「这一次你都不该去!」
也是不想去的,但男人是要射精的呀,怎好对她讲?
她又问:「那女人漂亮吗?」
我说:「讲真话,很难看!」
她说:「哼!」就忽然起身,急急走了出去,我听见浴室的门大力关上。
我仍伏在那裡苦笑;她是代她的姐姐生气还是忽然便急?应该是后者吧?前者是没有理由的。过了好一阵,我觉得不妥,因为她去得太久了,难道她已经走了?我起来出去,看见浴室门仍关着,我轻敲没有应,我叫道:「芝珀,你没什么吧?」
她哽咽地答道:「你别管我!人家很难看你也要,我虽然不算漂亮,也不难看呀!」
我好像被一隻隐形的拳头重击了一下,忽然明白了。我一向自以为很明白女人心理,怎么我这样笨?但这一次我懂得怎样做了,我说:「你出来吧,我们好好地谈!」她不出声,我也明白,我要给她一个较不尴尬的环境:「我在房间裡等你,我不开灯,我要告诉你一些你姐姐讲过的话!」
我回到房中,熄了灯,仍伏在床上。她在十分钟后终于进来了。没有灯光,我又不是面向她,她就没那么难为情,在床边坐下,我侧眼看见她背着我。她颤着声音问:「姐姐讲过甚么?」我给了她这个话题,她就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回进来了。
我也告诉了她真话:「我知道你们姐妹感情非常之好,她对我讲过,你很喜欢我,你多年不交男朋友,就是因为你拿我作比较,而她似乎有预感,说假如她有什么不测,我要娶你。但你知道,你的姐姐口没遮拦,想到就说,所以我也没有怎样放在心上;你对我的感情,你自己没有说过,我怎敢相信她?」
她不出声。我转过来轻轻执着她的手:「现在我知道了,我也坦白对你讲,女人之中,除了你的姐姐,我是最喜欢你的,我要再娶,一定娶你。」
她低声抽泣起来了。我又说:「但现在你姐姐还在人间,我不能另娶,我怎能对你讲呢?不过现在已讲了,我们就什么都可以讲了,你想我怎样对你呢?」
我又轻抚她的背。她静了一阵才说:「姐姐也讲过,假如她有什么不测,我就要代替她照顾你,首先是解决你的肉体需要!」
我叹一口气:「肉体不是那么重要吧?」
她说:「不重要你就不会去找女人了。我不想失去你,万一你找着一个你喜欢的呢?还有那个嘉露呢?」
嘉露是我的女秘书,自我的妻子出事后她就经常有所暗示,怪不得她和芝珀一向都不咬弦;女人的本能使她们知道谁是情场上的敌人。而芝珀也讲得有道理,她知道我与她姐姐的歴史。当年我们恋爱时,我有两个女朋友,难以取捨,芝珀的姐姐很开放地和我上了床,另一个却认为性是大罪恶,我便顺理成章地娶了这个。
我说:「嘉露的心事我是明白的,可是我心裡的人是你呀!」
说着我就坐起来,拥着她吻她的嘴唇。她整个发软,躺了下来,我拥着她吻了她的嘴唇好一阵,又轻吻着她的额。那股女儿香更浓了,一定是动情而散发的。这并不出奇,因为我也情动,我的阳具就已硬如铁棍,而我相信她也嗅到了若干男人的气味。我的心如放下了重担,因为我已和她沟通,以前不知道的情感也发了出来。我想要女人又不能正式找女友,但她的姐姐有言在先,她就有如她姐姐的化身,我就可以不内疚。不过我马上又有了另一副重担:怎样处置她?
我说:「我们该怎么办呢?我目前不能和你结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
她说:「谁说结婚呢?眼前的问题先解决呀!」
我正奇怪她说的是什么眼前问题时,她忽然一伸手隔着睡裤握住了我的硬挺挺的阳具。我有如触了电,差点射了精。我深呼吸着忍着。她忽然又放了手,说:「好硬呀!果然是,你想射精了!真可怜,姐姐说你几天没有就坐立不安,你却忍了那么久!我用手来为你出吧!」
我有些发呆,我说:「你不是处女吗?」
她说:「当然是了,但我听姐姐讲得多了,我还请那导师教过我呢!」
即使不是处女,一个女人也很难对一个与她未有过肉体关係的男人讲得这么露骨的。但我知这我这小姨的性格是怪怪的,有些很普通的话她会认为难为情而说不出来,但有些很难为情的话她却可以毫无顾忌。不过,真的可以…..?
我说:「为甚么用手呢?」说着我又拥住她,吻着她的嘴唇,既然用手也肯,何不真箇销魂?我的右手按住她的左乳。
她忽然狂勐地一弹开,跌到地上,坐在那裡哈哈大笑。
我摸不着头脑,拉着她的手要拉她起来,一边问:「你怎么了?」
她甩开我的手,还是笑着说:「不准碰我呀!痒死人了!不准碰!」
我说:「但是我吻你你都不怕呀!」
她说:「别的地方不要紧,那裡就不行!你要我替你出精,你就要听我的话!」
真是怪人!她引起我的好奇心:究竟怎样才合她意呢?我说:「不如任凭你摆佈吧!」
她说:「这就对了,你要听话呀!先脱掉衣服!」


我两次偷看我哥洗澡,真的很激动。该怎么对他表达,好想要他
2833579918

4级

2020-4-24 06:25:55
好看,加油
评论再看,good
yinzhei

7级

2020-6-22 21:37:00
评论再看...
蔡徐坤的小迷妹 发表于 2020-4-14 20:11

你要主动点。就会爽
2412697254 发表于 2020-6-22 22:39

嗯谢谢,已经得到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我们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询问|手机版|二维码|小黑屋|桃隐社区.

返回顶部